ESPN:团体赛将成为网球新潮流 传统赛制不改革只能逐渐消亡

作者: bob 分类: bob彩票新闻 发布时间: 2020-04-07 21:59

bob彩票ESPN:团体赛将成为网球新潮流 传统赛制不改革只能逐渐消亡由费德勒创建的拉沃尔杯非常受欢迎撰文/Peter Bodo(皮特-波多,ESPN专栏作家)编译/李田友 腾讯体育特约撰稿人首届ATP杯本周举行了赛前发布会,比赛将在悉尼、布里斯班和珀斯三个城市举行。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男子网球的团体赛事,从最初只有一项戴维斯杯——而且还长期处于困境中,突然就变成了三项赛事:在美网后不久举行的拉沃尔杯,改制后的戴维斯杯以及本周即将到来的新ATP杯。ESPN分析师克里夫-德莱斯代尔(Cliff Drysdale)是前戴维斯杯球员和ATP的第一任主席。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非常喜欢团队竞争的理念。我喜欢尝试新的和不同的形式,认为这对网球来说是一个积极的发展。”相比之下,女子网球没有跟上这样的发展步伐,目前女子网球拥有的唯一一项团体赛事联合会杯也处于困境之中。对WTA来说更糟糕的是,新的ATP杯还对女子网球巡回赛带来了非常明显的伤害——为期9天的ATP杯使得两项赛事消失——霍普曼杯和曾经非常重要澳网热身赛悉尼公开赛。但WTA的前景正在改善中。罗杰-费德勒打开了拉沃尔杯与WTA合作的大门。费德勒在布拉格举行的第一届拉沃尔杯上说:“我们管理层对此持开放态度。”但事情似乎已经就此结束,反而是澳大利亚可能与WTA有进一步的合作,从2022年开始举办一项全新的WTA团体赛。WTA主席米奇-劳勒(Micky Lawler)表示:“我们正在与澳大利亚商讨,是否有可能在2022年举办WTA杯。商讨正在进行中,但我们还有一段路要走,目前还没有最终决定。”越来越多的网球管理者、媒体和球迷已经看到了团体赛事的优势。与简单的淘汰赛相比,它的优势是多方面的,包括更可预测的比赛日程、高知名度的教练以及球员之间的合作。谁能忘记费德勒与纳达尔在拉沃尔杯上的合作?或者克耶高斯与队友索克赢得比赛后的撞胸庆祝。这是一个新趋势的开始,将使比赛重新充满活力。巴塞罗那足球明星皮克是投资集团科斯莫斯的管理者,科斯莫斯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盟,将苦苦挣扎的戴维斯杯打造成一个更有前景、更引人注目的赛事25年内投资30亿美元。费德勒意识到了潜在的威胁,早在2018年4月他就表示,看到足球运动员“插手”网球事务“有点奇怪”,他还警告说,不要让戴维斯杯变成“皮克杯”。而皮克对此毫不退让,他在马德里表示,费德勒在戴维斯杯期间进行一次广受关注的巡回表演赛,目的就是抢走新戴维斯杯的风头,以“保护”自己的拉沃尔杯项目:“我完全理解费德勒的行为,拉沃尔杯是他的孩子,而戴维斯杯则是他的竞争对手,他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很多报道都忽略了这个细节:皮克曾提出了与ATP结盟的想法,将戴维斯杯移至9月份。这将与费德勒的拉沃尔杯产生冲突。美国网球公开赛通常在9月10日左右结束,而拉沃尔杯将在20日左右打完,很难想象另一个重大赛事夹在中间。一些观察家认为,ATP杯的真正目标是对新戴维斯杯和以及具有表演性质的拉沃尔杯带来致命打击,成为官方的团体赛事。正如美国新星欧佩尔卡所言:“ATP正试图毁掉戴维斯杯。”西班牙赢得了戴维斯杯改制后的首届冠军这是一个合理的理论,因为新戴维斯杯是脆弱的,包括德莱斯代尔在内的许多改革倡导者都对首届新戴维斯杯的最终结果感到不满。从赛制到举办时间,它都存在诸多问题,要知道,它是在ATP年终总决赛之后一周举行,为本已超长的赛季又增加了一周时间。就连对戴维斯杯有着特殊感情的德莱斯代尔也承认:“戴维斯杯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存在。”而ATP杯也无法完全取代戴维斯杯的地位,正如德莱斯代尔所说,“ATP杯实际上是一个地区性的赛事,而不是国际性的赛事。它的创建是为了取代澳大利亚的一系列比赛。”同样,ATP杯能否像戴维斯杯那样激励球员也是个未知数。尽管马德里出现了问题,但许多参赛者仍然是戴维斯杯的信徒,这其中包括很多没有参赛经验的年轻职业选手。22岁的欧佩尔卡表示:“对我来说,这关乎历史和传统。我曾看过罗迪克,布莱恩兄弟在戴维斯杯上的表演,真的很特别。赛制变化不会让我感到担心,我会耐心等待的。”在过去的18个月里,德约科维奇在ATP政治中担任了领导角色,因此他拒绝参加ATP杯是不体面的。德约科维奇也知道,全世界,特别是那些人口只有几百万的小国家,对戴维斯杯寄予厚望。德约科维奇表示:“当我们谈论球队的比赛时,你知道,戴维斯杯一直是最引人注目的,这是最具历史意义的。”拉沃尔杯因为表演赛的性质,避免了一些争议,这项赛事不提供排名积分,只提供一份丰厚的出场费用以及球员非常珍视的参赛体验。这项赛事的巨大成功可以归功于费德勒的个人影响力、他的同事们在制定赛制时敏锐的专业技能以及这种比赛形式对球员和观众的巨大吸引力。克耶高斯本周在澳大利亚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如果网球运动不接受更多的团体赛,它将“消亡”:“你看拉沃尔杯,每晚有17000人来到现场为球员助威,我不认为会有太多球迷收看安特卫普的一项250赛事。”而德莱斯代尔则拿足球来举例:“足球世界中会有不同的杯赛——欧洲杯、世界杯、欧洲冠军杯等等,而在网球世界中,我们同样也可以引入更多的杯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更多阅读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