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入奥坚冰消融?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的成立恐将加速全球电竞格局的洗牌

作者: bob 分类: bob彩票新闻 发布时间: 2020-04-02 14:47

bob彩票电竞入奥坚冰消融?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的成立恐将加速全球电竞格局的洗牌12月16日,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全球发布会于新加坡举办。会上宣布,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lobal Esports Federation,以下简称为GEF)正式成立,腾讯成为GEF全球首席创始合作伙伴。考虑到一周前国际奥林匹克峰会上刚刚提交和通过了一份关于如何结合电竞促进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重要报告,二者之间的联系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对于争论得沸沸扬扬的“电竞入奥”来说,GEF成立或许将会是极为坚实的一步。看破迷雾,电竞入奥的义利之辨早在2003年,电子竞技在中国就已经被明文确认为运动项目。而后,随着世界各国各地对电竞态度的纷纷松绑,到了2017年,国际奥委会(IOC)终于发表声明,承认电子竞技将被视为正式的运动项目——这与之前十数年里奥委会坚定地漠视和拒绝相比,毫无疑问是政策转向的巨大风向标。从之前的拒绝、到过去两年的犹豫,再到如今的握手,原因何在?电竞在如今的青少年人群中,影响力已不容忽视。里约奥运会并没有如预计一般给巴西带来巨大的竞技收益在Newzoo《2019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中指出,2019年全球电竞观众将突破4.5亿,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01亿,其中中国将拥有最多的核心电竞爱好者,预计人数7500万。全球电竞营收预计超过10亿美元,国内电竞市场规模达到138亿元。电子竞技的热门比赛项目奖金也早已突破百万美元大关。而另一面,公认为口碑与经济双丰收的北京奥运会,最终带给奥委会的直接收入也不过25亿美元——如果电子竞技有了奥运会的招牌和渠道,能够为奥运带来多少额外收益,单是想象就足以令人心动。刚刚结束的DOTA2全球TI9挑战赛,冠军OG战队获得了超过1500万美元的奖金在众多冷门小项目嗷嗷待哺的今日,国际奥委会不可能忽视电竞的巨大影响力和背后的潜在市场。2018年,巴赫主席在造访了亚洲,并与电竞的相关从业者进行接触后才改变了自己的口风——而在那之后没多久,电子竞技就历史性地进入了雅加达亚运会。但电竞入奥,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当年的罗格主席力创青奥会时,最大的心愿便是用体育促进越来越远离运动场的未来一代接受汗水和激情的洗礼。而现在,在电脑前奋战的电竞选手形象,是否符合这个理念?另一方面,目前最受欢迎的电竞项目中,无论是MOBA类比赛还是FPS类比赛,或多或少都含有些许暴力因子,巴赫此前曾多次表示,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电竞游戏进入奥运——这绝不是谈条件,而是在划底线。追求和平、友谊和团结的奥运会在价值观上拒绝任何暴力的因子考虑到因理念不合,富得流油的赛车项目至今依然被国际奥委会拒之门外,我们基本可以确认,钱虽然对奥委会很重要,但奥运的核心价值观,比钱更重要。如何让电竞符合奥运会的价值观,是摆在电竞入奥面前的一道难题。坚冰消融之后,电竞入奥仍需领航人价值观问题是形而上的,在具体的操作细节上,电竞入奥依然还有很多需要迈过的坎。之前谈到,以巴赫先生为代表的国际奥委会(IOC)对电竞入奥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坚定拒绝;到之后的承认电竞是一项运动,但想要入奥必须摒弃暴力因子;再到如今的可以从细节上谈合作,态度上是逐渐消融和松动的。然后,问题来了,和谁谈呢?去年7月,瑞士洛桑的电竞论坛上,国际奥委会(IOC)和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GAISF)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电子竞技联络小组(ELG),虽然在洛桑电竞论坛里有上百名游戏界代表出席参与讨论,但最终,会议发言人依然坚持“目标不是制定将电竞纳入奥运会的通道”。巴赫主席虽然态度松动,但仍坚守界线这个结果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电竞与传统体育相比,参与方式多了一道源生游戏载体,而其中的商品利益关系与版权专利纠纷,更是传统体育里所不可能出现的。简单的说,如果跳皮筋被选定为奥运项目,那么国际奥委会只需要和跳皮筋的国际联合会进行垂直沟通和协作。可电子竞技呢?其本身就是一个宽泛的大概念。从理论上来说,PC端的英雄联盟、反恐精英,主机端的FIFA,移动端的王者荣耀,甚至是俄罗斯方块——只要能产生对抗,理论上都可以被纳入电子竞技的范畴。和传统体育不太一样的是,电子竞技想要进入主流运动会,组委会显然无法绕开产权保护的机制,必须和这些不同的游戏项目的开发公司进行沟通和协调。现在手游端也诞生了电子竞技项目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电竞已经作为表演项目出现,本是一次很好的试探,观众的舆论反响和利益相关方的收获期待都偏正向,而且盛传电子竞技也将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但当杭州亚运组委会正式公布项目时,却还是没有电竞……为何?亚奥理事会方面有代表表示,电竞想要进亚运会,第一步就得有一个全球性的单项协会——你总不能让亚奥理事会或者国际奥委会的人去逐一搞定各个游戏厂商吧?这很不现实。而对于游戏厂商来说,能否搭上“入奥”的班车,要想他们团结在“电子竞技”的大旗下,一起精诚合作,就必须要有一个单项协会总领和协调各方事宜。这样一个单项协会,对于电竞从小众到大众、从质疑到被认可、甚至是普及和发展,具备的战略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既然好处显而易见,当然会有很多电竞从业者愿意去推动和参与这样一个协会的成立,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GEF的决心?打破现有格局,推动电竞和体育的加速融合!众所周知,韩国的电竞行业之发达,在全世界可以称得上首屈一指。靠着韩国电竞的火热,他们曾经自己组织了一个有官方背景的民间电竞机构,叫做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意图重振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如今改名为WCA),组办一个世界性质的电子竞技大赛。曾经辉煌的WCG,最终因为各方利益纠葛而没落但问题在于,IeSF作为韩国的民间机构,所能撬动的资源极其有限,更缺乏具备公信力的强力人物站台,虽然短暂地拉到了不少合作协议,可当亚奥理事会开始对电竞产生兴趣并强力介入之后,IeSF就变得逐渐边缘化了。可见,没有官方背景的项目协会机构,根本完全起不到协调各方的作用。总部在德国科隆的欧洲电子竞技联盟(ESL)成立得更早(1997年),而且经过多年的发展,手握Go4和IEM这样圈内著名的电竞赛事IP。在电竞入奥风向劲吹的当口,ESL又进一步组织成立了一个新的联盟叫做世界电子竞技联合会(WESA),我们所熟知的欧洲著名电竞战队如FNC、G2、VP、NAVI都是其重要成员。ESL涉足了绝大部分欧美电子竞技赛事与不那么靠谱的IeSF相比,WESA在统合欧美的电竞资源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但由于上文所述的版权厂商之间的利益难以平衡,ESL和WESA虽然与大多数热门游戏厂商都有着深度合作,手上却偏偏没有当前全世界最热门的电竞项目《英雄联盟》的合作权——腾讯全资子公司拳头牢牢地将《英雄联盟》的赛事主办权握在自己手中。而当前,欧洲、东亚和北美的电竞格局已经基本确定,蓬勃发展的东南亚将会成为各方势力未来重要的争夺战场。当我们大致明白了这些之后,回过头来看看GEF将官宣的新闻发布会放到了新加坡这一动作,已经很耐人寻味;再看看GEF的第一届执委会成员和嘉宾名单,各地区奥委会和国际体育组织的话事人、没有分到欧洲电竞蛋糕的英国与意大利、以及想要拉拢的北美边缘盟友。GEF的执委会成员和嘉宾名单暗藏玄机GEF的决心已经呼之欲出——第一时间回应国际奥委会的提倡,打破现有的局面,积极拥抱有电竞项目对应知识产权的厂商,并提出“电竞连接世界”的愿景,GEF的决心是要连接更多的厂商、协会和运动员,话事人的角色看起来似乎是不错的。连接世界,GEF已经更竞一步在风雨欲来的当口,GEF想要争夺更多的话语权,除了奥委会的上层关系之外,游戏厂商的支持也必不可少。本次发布会,腾讯成为了GEF全球首席创始合作伙伴,我们似乎看到了与腾讯公司关系良好的EA(FIFA系列)、拳头(英雄联盟)、Smilegate(穿越火线)、Supercell(皇室战争)将陆续加入到这个平台中。尽管与ESL有着深度合作的Valve(反恐精英、DOTA)和北美后起之秀Epic(堡垒之夜)都没有出席,但GEF可沟通的游戏IP,已经足以组建出一个多样化的电子竞技项目团队,和奥委会进行专门合作。更重要的是,ESL阵营背后还有着割舍不断的博彩行业资金介入,如果想要和国际奥委会合作,这一点几乎是完全不能被容忍的。而另一方面,已经在中国市场投入建设电竞超过十年的腾讯电竞,一直秉承合作、沟通、包容和发展的理念,旗下阵营的游戏IP不仅更接近普罗大众意义上的“正能量”,更是在人才教育、行业规范等生态建设上初见成效《和平精英》是腾讯电竞主动适配“不暴力”的市场规范要求所改变的——虽然有一些用户不能理解,但不可否认的是,想要电竞成功入奥,按照国际奥委会在第八届峰会上提出的声明中提到的,这一思路,或能成为未来GEF旗下游戏主动适配奥运价值观的核心基础。雅加达亚运会的金牌改变了许多人对电竞的看法有官方的积极响应名分、有多年耕耘电竞产业的重要游戏厂商支持,在统合电竞市场力量上,GEF有着极为明显的优势。只要能够获得国际奥委会的认可,GEF接下来就可以联动手上的资源,制定业内的赛事标准、技术标准、选手规范化管理等一系列健康完整的泛国际电竞生态圈。这一步,GEF已经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但后续如何,还需要看GEF能否协调好旗下游戏厂商的利益关系,形成向外的合力。可以预见的是,一旦GEF完成了内部整合,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同盟之后,就必将开始对“电竞入奥”进行实质上的操作。电竞入奥的坚冰已经逐渐消融,但奥运赛场之外的纷争,恐怕才刚刚开始。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电竞入奥坚冰消融?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的成立恐将加速全球电竞格局的洗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云